原标题:首批官方认可"专车"上路 份子钱取消司机定时上岗   

    
      首家由政府许可的“专车”昨天开始运营。由首汽集团和祥龙出租车推出的“首汽约车”首批投入500辆,运营模式打破传统出租车的模式,取消份子钱,驾驶员每天工作8小时。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首汽约车”的模式符合北京市的相关法规。

  随车提供出租车发票

  国企首汽集团和祥龙公司推出约租车服务“首汽约车”,昨天在首汽大厦举行发车活动。现场邀请到来自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运输管理局出租车处的有关负责人。据介绍,“首汽约车”车辆全部为政府许可的出租营运车辆,挂北京出租车特有的“京B”牌照,驾驶员持有从业许可证件,随车提供统一的北京出租汽车发票。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车辆有运营牌照、司机是正规的出租司机,这两个要素都符合北京市目前的法规,首汽约车合法正规,也为出租车多样化需求提供了样本。“这是北京乃至全国第一家得到政府认可的约租车企业。”该负责人说。

  价格高于普通出租车

  首汽集团副总经理梁海晨认为,首汽推出的这种服务虽然与现在的“专车”服务相似,但不能叫做“专车”而应该是“约租车”,是一种不同于现在普通出租车在马路上扫活儿的预约出租车模式。

  据了解,交通运输部近期也将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约租车这种出租车经营模式有望得到明确。

  北京的预约出租车与传统出租车的不同之处,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召车,驾驶员通过手机APP接受乘客的用车订单。区别于传统出租车,“首汽约车”的车辆都是中高端B级轿车、商务车,车内还提供WIFI、充电器、纸巾、雨伞等服务。其定价也与普通出租车相差较大,如按十公里计算,在正常路况下,普通约租车车型总体要比出租价格贵一倍左右。

  司机由开出租“转型”

  “首汽约车”首批投入了500辆约租车,全部来自首汽,下一步,来自祥龙的约租车也将进入平台运营。梁海晨说,先投入的这500辆车不是增加的车,而是用原来的普通出租车牌照置换升级。

  梁海晨说,北京的出租车总量不变,目前约有6.7万辆,根据“总量不变、存量转化”的要求,首汽先将500辆出租车改为约租车,预计到今年底,将在约租车市场投入1800辆。普通出租车转型以后,政府给每车每月905元的财政补贴也随之取消,梁海晨说,这905元补贴是给传统出租车行业的,互联网约租车没有这个补贴,所以企业的管理成本全部来自于经营收益。

  据其介绍,这500辆车的司机以前全部是开普通出租车的,这些司机经过了再次培训,持证上岗,最大的变化就是要适应每天固定时间上班的工作规律。司机的收入也与以前不同,取消了份子钱,司机管理执行员工制,收入主要由基本工资、业绩提成、绩效奖励三部分组成,总的收入应该跟普通出租司机没太大区别。

  ■ 对话

  “传统出租车肯定不会消失”

  记者:首汽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推出“专车”服务?

  首汽集团副总经理梁海晨:不能叫专车,我们这个模式是约租车。作为传统的出租车企业,这个转型是有心路历程的。去年中期,我们感受到互联网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我们觉得传统企业不能固步自封,否则互联网会革了我们的命,我们必须主动适应改革。

  记者:约租车的车从哪来?

  梁海晨:我们把传统的那种路上扫活的车提升档次以后做了约租车,第一批有500辆。

  记者:约租车增加了,你们的普通出租数量就减少了,这两者会保持怎样的比例?

  梁海晨:减少这个是肯定的,北京还是保持出租车总量控制的,我们只能从存量上着手。至于比例是多少,这个不好确定,还是看市场需要。另外我们也欢迎其他公司转型加入我们的平台。

  记者:这种新的出租车运营方式进入,是否会对传统的出租车带来冲击?

  梁海晨:冲击肯定有,约租车司机无需交份子钱,加油钱将由公司用油卡补偿,车辆维护也无需司机掏钱,这意味着传统出租车司机的“三座大山”消失。但换来了另外一种压力,他们需要“坐班”。普通车的司机和约租车的司机会对这个压力有个自己喜好的取舍,毕竟,传统的巡游出租车肯定不会消失,他们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是必要的。

  记者:首汽的约租车如何避免与普通出租车抢生意?

  梁海晨:他们的目标乘客就不同,不存在抢生意。巡游出租车只能预约使用,不能上路拉活。此外,在价格上也形成了错位,约租车零公里起步价是16元,服务时间还收费,同样的目的地要比普通出租车贵。

  官方认可的专车模式是什么?

  资质

  按国务院颁布的《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和《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从事按照乘客意愿提供运输服务并按里程和时间收费的出租汽车经营须取得资质许可。

  “首汽约车”的经营主体是北京首汽集团,是专业从事出租车以及客运服务的公司。

  车辆

  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除正规出租车之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提供出租车服务。

  首汽约车的车辆全部来自于公司自有的出租车,到运营年限的出租车报废升级为中高端车型,从事约租车经营,其中一部分车则来自首汽原来的商务车经营模块。

  首汽约租的车辆都有出租车运营许可证,因此,在车辆属性这一点上,“首汽约车”符合要求。

  司机

  根据《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租赁车不允许给承租人配备驾驶员,且承租人不得转租车辆。北京市交通委以及相关部门此前在约谈专车平台时曾表态,专车平台接入私家车和驾驶员未经许可擅自开展客运服务的行为均属违法行为。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此前也表态,从事出租车营运的司机必须有专门的营运资格。

  “首汽约车”的司机由传统出租司机转型,具有相关资质并持有国家相关部门核发的客运资格证。

  ■ 声音

  专家 出租车变“高端”可能加剧打车难

  常年研究出租车发展模式的交通专家徐康明认可“首汽约车”的经营模式,他认为,传统出租车行业转型与互联网结合,可以为市民提供多样化并且有品质保证的出租车服务。

  然而北京市在原有的总量基础上分离出约租车来经营,其实是一种存量转换。在提供多样化服务上,这两种模式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但北京的这种存量转换的做法,存在弊端。

  他解释,北京目前官方公布的出租车数量是6.7万辆左右,这个数量很难满足打车需求。如果只是存量转换,约租车增加势必会减少普通巡游出租车。“在政府补贴、政府定价的管理方式下,巡游出租车还属于市民可以享受到的相对低价运营稳定的出租车服务。”他说,这种发展模式有可能进一步加剧“打车难”。

  要解决这个问题,保持供需平衡,可以通过指标分配等方式,在原有的巡游出租车基础上增加约租车的名额。另外还有一种方式,增加区域内的巡游出租车数量,比如通州、延庆等区县的本地出租车,可以满足一个区域内的需求,不可以跨区域运营,以此来保证市民的打车需求。

  首汽司机 “睁眼就欠钱”的压力没了

  首汽约租车司机刘军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经过三天培训,他放下伊兰特的方向盘,成为一名约租车司机。他最深的体会是以前那种“一睁眼就欠钱”的压力没了。

  “刚开始就有乘客在我车上当场充了3000块钱。”刘军说,因为刚开始上线运营,公司给乘客有充值优惠,在听完他介绍后,有乘客立马充值,这给他增添了不少信心。刚开始转型的时候,他确实对收入有所担心,但现在看,差距不会太大。

  刘军每月基本工资2000多元,每单生意提成15%到20%,一天工作8小时,如果加班3小时以上的话,公司还给奖励1000块钱勤奋奖。公司每周二会给司机的油卡存钱,每月的油耗不超额,还有节油奖。虽然还没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但他算了一下,一个月应该能有五六千元。“跟以前开出租差不了太多,但现在压力小。”

  专车司机 担心没补贴后生意减少

  首汽约车这种经营模式也有别的公司试水。昨天,神州专车的司机小李说,他们现在每天就跟上班一样,分两个时间段出车,工作时间不允许下线,调度指派的预约订单必须接。工资以及绩效考核模式也与首汽约车基本相同。“各种奖励加起来,一个月估计能挣七八千。”小李认为,这种方式更像是在单位上班,只不过他们的办公场所在马路上。

  但是,他认为,与普通出租车相比,他们即使干得多有奖励,也是每单与公司分成,他们拿“小头”,久而久之会对加班产生懈怠。“现在是公司有优惠补贴,如果一旦不补贴了,怕活儿会更少。”

  ■ 追访

  多地出租车改革 份子钱“松动”

  首汽约车昨天上线运营,司机不需要再出份子钱,每月挣公司的基本工资加提成,司机职员化管理。这是北京首家对外宣布调整经营模式,取消约租出租车份子钱的企业。

  此前,武汉、南京、义乌等城市已经出台了改革新政,近期,杭州的改革方案也开始征求意见。减免“份子钱”、放宽出租车数量和价格管控,仍成为改革关注焦点。

  改革指向经营权使用费

  以杭州的改革方案为例,其核心内容是逐步放松总量和价格管控,自2015年1月1日起,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实行经营权无偿使用。据统计,杭州将一次性退还近1亿元的有偿使用金。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陆献德说,仅此一项,每辆出租车每个月将减少400多元的“份子钱”。

  “杭州只是走第一步,通过政府补贴,取消经营权使用费,但管理成本还需要司机自行承担。”有交通行业专家提出,各地的出租车深改意见直接触及减免份子钱的并不多。

  记者梳理发现,武汉、南京、义乌等地下发的出租车改革方案或者相关通知,指向均是政府收取的出租车经营权使用费。在出租车发展过程中,有些城市将出租车经营权作为商品交易,并收取高额的转让使用费用,这次各地出台的出租车改革意见,其实着重改变的是这个现状。

  该专家介绍,北京由于本身就不允许出租车经营权交易、转让,所以跟其他城市的改革没有可比性。

  多地提及放开数量管控

  专家称,北京这种约租车模式中的免份子钱,也只是转换一种利益分配方式,是一个突破比较大的尝试。“有了这种分配方式,就有可能影响到行业内的发展,起码是一种政策松动。”

  此外,放开数量管控这种政府管理模式,也在各地的出租车改革方案中有所显露。杭州在征求意见稿中明确“逐步放松总量和价格管控”。义乌在方案中也提出,要适度降低准入门槛,逐步放开运营企业准入。

  有消息透露,呼之欲出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将着重解决当前出租车市场的“份钱”、“定价”、“数量管控”等问题。出租车份钱和出租车数量有望实施动态调整。
(来源:新京报)